【韓葉/雙花】古代paro

全職/古代paro

 

說在前面,報告打多了突然腦袋抽筋,管坑不管埋

資料功課沒做好,有誤實屬正常

OOC可能有

CP韓葉雙花,小短篇

很不古代的古代paro,小心避雷

 

 

 

【韓葉】

身為聲名遠播能止小兒夜啼的霸圖將軍韓文清,對自己的這回差事極度不滿。

他堂堂一個大將軍,為何要去護送一個地方官至京!

也不對,皇上親自交辦下來的差事他本不該有怨言,以前也從未有過怨言,但這回……

一定是那個馬車裡的人太囉嗦了。

「老韓啊、這都幾天了就不能快一些嗎,你不累我在馬車裡顛得暈呢。」

就你一個人坐馬車就該好好惜福了。

「老韓啊,這菜有點難吃啊,你該不會挾怨報復給我吃餿食吧?堂堂大將軍的這樣不可以啊。」

所有人都吃一樣。這回韓文清冷冷的對著轎子喊了句,「幼稚。」

興許是得到回應了,轎子裡頭的人更不消停了,左邊一句太熱右邊一句太冷,早上一句太快了下午又一句太慢了,逼得韓文清真想停下馬來先把馬車裡的人掐死了事。

可惜了,裡頭的人每每在他要進去時就雞貓子鬼叫能把投宿客棧裡的所有人都叫起床,滿口喊著殺人了殺人了韓大將軍要棄屍了,氣得他到現在還沒看過裡頭的人長什麼模樣。

這天終於回京,韓文清先入宮面聖,而馬車裡的人被宮裡公公帶走,皇上慰問到一半公公就上前對著皇帝跪安說了句人來了。

韓文清一轉頭差點以為自己看錯了。

這不是那個嘉世樓的頭牌葉秋?

皇上笑著說朕的左副都御史可終於回來了,來來來,這是霸圖將軍韓文清,韓將軍,這位是朕的御史葉修……

還葉修?

韓文清狠狠的磨了磨後槽牙。

葉修的眼神飄左飄右就是不看他。

好不容易皇上廢話說完放它們走,一出宮門葉修就被韓文清攔腰扛起飛身上馬。

「你最好想清楚要怎麼說了,葉秋頭牌、葉修御史。」

葉修啊哈哈哈的乾笑,「這不是偵查所需,潛進去當頭牌,後來不告而別也不是我願意的……殺人啦公公啊這裡有人強搶民男啊!」

 

這是一個左副都御史進青樓埋伏卻不小心把大將軍的心收走不告而別最後慘遭報應的故事。

 



【雙花】

京城幾大佳公子中最出名的是百花公子張佳樂。

不說那百花之中傾城傾國的美貌、也不說那溫柔得讓眾家千金心醉的性子好了,光是科舉這事兒就夠讓人一陣子好說了。

秀才、舉人、貢士、進士,一步不進、一步不退,四次考試,年年……第二。殿試時讓皇上好一陣笑,直接訂了塊匾額送進張府。

就大大的四個字,四亞榜眼。

聽說張佳樂看著那塊匾額摔也摔不得燒也燒不得……那可是皇上親賜的!燒了是想讓全家人一起跟著掉腦袋?

最後被三元及第的狀元葉修好一陣嘲笑,要他直接掛在門上,代代相傳。

代代相傳你妹啊!

再來說說別的,當了官的張佳樂下崗不回家,倒是天天往他那青梅竹馬押鏢的孫家去,根據孫家門房所言,張少爺確實是天天來。

這都夠讓京城的人謠言瘋傳了。

其實大家真的想多了。

「你悠著點,噎著了不理你。」

孫哲平百般無奈地看著張佳樂像被人餓了幾百餐似的,左手一個市場口朱大娘的肉包子、右手一個回味樓的桂花餅,桌案上還有零零散散的什麼飄香樓的芝麻包、市場尾的蓮子湯、街口的糯米糰……活像在貢豬公。

張佳樂吃得那叫一個歡啊,四口就能解決一個,還不用配茶水都不怕噎死的。

旁邊伺候的婢子只能默默含淚望天。

沒進來前,以為張公子和自家少爺天天膩在一起做點什麼、大抵就是和街頭巷尾流傳的相去不遠,什麼斷袖之癖啊龍陽之好啊白日宣淫啊。

但事實往往是殘酷而單薄的。

張公子和少爺確實有點什麼。

但最大的原因,就只是張公子愛吃得要命而已。

八卦害人不淺啊。

 

這是一個張少爺和孫少爺確實有點什麼但大家都想錯了不是在宣淫只是孫少爺在單方面餵食的故事。


27 May 2017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