閨密組-我的小夥伴想要害死我啊怎麼辦!

剛剛手機拿去修理,恢復原廠後才想起忘了把手機裡打的稿備份,太氣了自己撸一發洩恨。

*主閨密組,cp傾向韓葉喻黃雙花,喻黃雙花只有一句話

*ooc可能有

*退役後設定

*日常蠢事向

更新:乾!!!!!!!!!!!!!!!!!!產糧有好報、我把檔案找回來了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




退役後的張佳樂和黃少天合夥開了間餐廳,鑒於開在K市便宜了張佳樂、開在G市便宜了黃少天,B市有孫哲平,於是這兩個人把職業聯盟所有戰隊所在的地方全列了然後刪了G市K市B市,用網站抽籤。

結果……

「唷、四亞,今天又沒人了?哎你倆這店真開得下去嗎?不會倒吧?」

「滾滾滾!」

「葉修你妹!不回B市來這湊什麼熱鬧啊、平時人多著了你知道嗎,就你來時店裡半個人沒有,你說你這是什麼體質啊是你帶衰吧少在這咒我們了你沒來就沒事來了就沒半個人,快滾回B市要不就去Q市吧別老留在H市啊!」

感謝樂樂的手,帶他們來到這裡H市。

葉修嘴裡叼著菸,「哎你們這樣就不對了,哥今天可是幫你們帶了客人來呢。」

張佳樂左右看,「在哪?」

「登登!」葉修居然還自主配音,「快來拜見拜見你前隊長!」身後出現的赫然是韓文清。

「我去!」張佳樂差點沒把手中的湯匙丟出去。

「幼稚。」韓文清冷冷地把人拉開進門。

「哈哈哈哈哈哈哈連老韓都看不下去了葉修你注意下限啊你這心髒沒下限也就老韓受得了你了你克制克制點啊到時老韓不要你了你看看要怎麼辦啊!」黃少天指著他幸災樂禍。

葉修叼著菸,在韓文清的注視下默默把打火機塞回褲子口袋,「我說喻文州怎麼還沒因為你的話癆跟你分手呢。」

「你大爺!」

「哎你倆剛才幹啥呢、老韓難得來隨便來點什麼吧。」葉修話說一半嘴上那根菸就被韓文清拿走了,不滿的看了過去。

張佳樂拿著湯匙拌著碗裡的東西,「試調料。」

「張佳樂你好了沒啊這都幾分鐘了一碗椒麻醬要用多久啊不就是跟昨天一樣拌在一起嗎──」

「黃煩煩你吵死了給我過來!」

葉修就看著這兩人一人拿了一支湯匙各從碗裡舀了一匙,一個說你先、另一個說你先你先你調的醬要是一個不小心吃死了怎麼辦當然是你先試毒還有我先吃的話你不又是第二了嗎,被第二刺激到的張佳樂立馬說了句一起吃黃少天勉強同意了,然後就在葉修涼涼的注視和韓文清的目光下一起送入嘴裡。

「我操!」

「我去要死了張佳樂你怎麼調的啊辣辣辣辣辣辣啊啊啊水水水水快給我水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葉修非常貼心的推了兩杯水過去,被辣得頭昏眼花的張佳樂和黃少天一人一杯拿起來就灌。

「操!葉修!」

「葉修你大爺倒什麼熱水啊你想害死我們啊!」黃少天抓起正在響的手機,「隊長隊長隊長我跟你說啊張佳樂要害死我了啊那辣椒不用錢的放啊我被辣得要死葉修這貨還倒了熱水你說缺不缺德啊這麼沒下限──」

「你倆幹啥呢?」推開簾子走出來的孫哲平一臉惺忪,就被伸著舌頭的張佳樂拉住一臉激動地指著舌頭說不出話。

孫哲平從一旁的製冰機裡拿了顆冰塊塞他嘴裡。

「張佳樂你不K市人嗎這麼不耐辣?」葉修撐著下巴。

「他不怎麼能吃。」孫哲平說著,倒了杯水給抓著他辣得眼睛泛淚的人,「還辣?」見張佳樂含著一泡淚點頭,只好無奈地拿出櫃子裡的蜂蜜調了點進水裡。

「這是國民好老公的趨勢啊。」葉修對著韓文清說,「看看人家。」

「無聊。」

「話說回來了張佳樂被辣得話都不能說,黃少天這貨怎麼就沒半點影響呢?」葉修看向另一旁抓著手機直嚷嚷還不帶換氣的黃少天,匪夷所思。

「葉修前輩,韓隊。」手上拎著東西回來的喻文州先是喊了兩人,然後攬住了撲騰過來的黃少天,遞了手上的冰沙過去,「先喝點,止辣。」

「嘶……簡直辣眼睛啊。老韓我看我們還是走吧。」葉修拍了拍韓文清。

「老葉你不留下來吃飯?」辣勁終於緩過來的張佳樂問。

葉修看他,笑得特別和藹可親,「我怕死。」

「你妹!」

「滾滾滾滾!」


--fin


其實這是我剛剛做過的蠢事(x

25 May 2017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