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方-SweetHeart(520賀文)

林方-SweetHeart(520賀文)

 

主林方,韓葉幾句串場。

原作改編向

(我說銳銳你決定轉會這麼倉促我都沒時間橫插一腳來腦補了QQ)

小短文吃甜甜,OOC可能有。

時間有夠趕、壓線發文。

 

「猥瑣方,有沒有想過轉型啊?氣功師怎麼樣,就等你了!」葉修在新會話窗裡說道。

「開什麼玩笑?」方銳也是在線的,對葉修的消息回應也挺快。

「不是玩笑,嚴肅的,考慮一下。」葉修說。

「轉型?」

「嗯!」

「氣功師?」

「是的。」

「不是開玩笑?」

「當然!」

「開什麼玩笑你!」

 

不論是轉型或是轉會的可能性被葉修分析完後,方銳的心情……怎麼說呢,說沉重那倒不是,但要說不沉重那也是絕不可能。

窗戶外的雨淅瀝瀝的落著。

擺弄著手機,但反覆思慮後,方銳知道,已經按開的通訊錄資料,那排熟悉得不能再更熟悉的號碼,他終究會按下去的。

他的前隊長、他的前搭檔、將他從藍雨訓練營帶到呼嘯的人。

林敬言,他的……戀人。

 

「喲。」

「銳銳?」

林敬言的聲音穿透了耳膜,像是要直入大腦一般,直接帶動了方銳那條名為想念的反射神經。

「怎麼了?」雖說角色職業是流氓,但真實的林敬言,個性倒是挺溫文,完全不像方銳的一致──身為鬼迷神疑也猥瑣,身為方銳只會更猥瑣,「今天去興欣了?感覺怎麼樣?」

方銳嘆了口氣,「林敬言……」

林敬言多了解方銳啊,方銳平時眉毛一動嘴角一挑都能及時反應,聽見這聲嘆氣電話那頭馬上窸窸窣窣地動了動,「嗯?」頓了頓,「怕了?不安?」

方銳沒說話。

「這可不像你啊方銳大大。」林敬言低低的笑了笑,「把你從藍雨帶到呼嘯時沒見你怕過,讓你從氣功師改練流氓時沒怕過,再讓你從流氓轉盜賊時你還是沒怕過。」細數了方銳的每一個變動,「這麼多事兒也沒見你怕過,這回怕什麼呢你。」

「……怎麼會沒怕過。」

雨滴敲打著玻璃的聲音像是一種咒語,催眠著聞者,不自覺的繳械,把心裡最隱晦最私密的那一方暴露出來。

「怎麼會沒怕過,你離開呼嘯時我多怕啊。」

聽著方銳低低說著的林敬言突然就沒了聲音。

疼啊。

怎麼能不疼。

那個他一手帶起來的少年、後來跟他在賽場裡走到一起的少年、再後來直接走進他心底的少年。

無論如何,總是想放進心裡捧著的那個人。

卻也是他的離開,讓方銳最疼。

「……銳銳。」林敬言喑啞著,「和現在比起來,哪個比較怕?」

「……林敬言,你明知故問吧?」方銳方才還有些低沉的情緒瞬間被撩了起來,隱約有種上火的感覺。

林敬言自然能聽出這聲音裡情緒的不同,笑了笑,「雖說隊伍不同,但我們不還在一起嗎。」停了下,這回是真的輕笑出聲,「最怕的你不也挨過來了,現在你怕什麼?」

方銳愣了愣,好半晌才終於揚起了嘴角。

好像連呼吸都輕鬆了起來。

林敬言笑了笑,「你在哪兒?還在H市?還是要回N市了?」側耳聽了聽,「你那兒也在下雨?」

方銳嗯了聲。

「Q市也在下雨呢。」

方銳在這頭抿了抿唇,聲音有些不自在,「我說……老林。」

「嗯?」

「你要睡了沒?」

「快了。」林敬言有些不解這話題跳躍的程度,「怎麼?」

「那啥……」方銳乾笑了兩聲,「下來幫我付個車錢吧……」

那方安靜了三秒,氣氛僵凝的詭異,好半晌打破僵局的是林敬言難得的大吼,「你說什麼?!」

「我錢包在機場掉了、哎你快下來吧我在雨中淋得有點冷啊。」方銳摸了摸鼻子,接著就聽見嘟一聲電話被掛斷的提示聲響,沒幾分鐘,林敬言抓著錢包衝到了霸圖戰隊樓下,一臉的難以置信。

林敬言把車錢付了之後還是難以置信,「你這……你剛剛在車裡等著不就行了?!」

「看見淋雨的我,林大大會比較心疼,會少罵幾句。」方銳一臉嚴肅,「有鑑於上回我們吵架時我跑出去淋雨的經驗,林大大你要相信我的判斷絕對是很科學的。」

林敬言被他說得沒脾氣,手上的外套直接往他頭上一蓋拖著人上樓,「你就等著被張新傑罵吧。」

果不其然,查房查到林敬言房間沒看到人的張副隊選擇守株待兔,等他看見林敬言後先是想張嘴說話,再看見被霸圖戰隊外套包著的落湯雞方銳,臉色登時有些古怪。

林敬言才在想要用什麼名義報備手邊這麼一個大活人,張新傑就點點頭,「明早有訓練,記得起來,雖說你應該不會有這種影響。」逕自回了自己房間。

……張副隊這話怎麼就帶著一股奇怪的深意呢。

「他是在說你會把我做得起不來?」方銳挑了挑眼皮,「霸圖這風氣不行啊林大大,快快跟著我離開立地成佛吧。」

「跟著你才成不了。」林敬言沒好氣。

那天晚上的林敬言抱到了久違的專屬暖爐,方銳抓到了久違的專屬抱枕,兩人都睡得特別好。

至於霸圖戰隊的其他人大清早起床看見從林敬言房裡出來的方銳做何感想就不在他們的考慮範圍內了。

 

最後方銳還是去了興欣。

而林敬言在霸圖。

 

身為職業選手,不在同一個戰隊,就會是對手。

這點,大家都很清楚。

季後賽半決賽時對戰霸圖,戰術討論時葉修和方銳不斷的被側目。

魏琛叼著菸不住打趣,「老林和老韓還是咱們的員眷呢,自家人的底全洩光光我說老葉和方銳你倆心真夠髒的啊。」

「這是職業選手的素質。」葉修一臉嚴肅,「冠軍第一,男朋友第二。」

「就是。」方銳也特別嚴肅的說著。

 

半決賽第三場,霸圖敗,林敬言宣布退役。

當時在戰備室,所有人的目光全悄悄的投向了方銳。

而後方銳說了些什麼,出了戰備室。

廊道上,兩人相遇。

「就到這兒了?」

「嗯。」

方銳像是失了力氣般,往前傾靠在林敬言的肩上。而一如往常,林敬言伸出手,攬過。

能說什麼?該說什麼?

什麼都不必說。

那些你沒說的,我都知道;我沒說的,你都知道。

賽場上的那些勝負、那些心計,縱然是我斬斷了你前進冠軍的道路,讓你止步於半決賽沒能拿下一個冠軍再退役。

那也無須說抱歉。

那些都不值得說抱歉。因為職業賽場上那些東西、是不需要明說的。

「等我帶個冠軍回來。」方銳低低的說著。

「在家等你。」

嗯?

方銳驟然抬起頭,「誰家?你家?要我帶著冠軍獎盃從H市飛去找你?!林大大你有沒有點良心啊。」一臉的鄙視。

林敬言好笑,捏了捏方銳的臉頰,「我家,也是你家。」

嗯?

方銳一臉古怪,「你在求婚?」

林敬言抓過他的手,「在家等你。」他又重複了一次。

方銳攤開手心,想看看林敬言到底塞了什麼東西給他。喔、是把鑰匙……

……是把鑰匙?

…………是把跟他手上的鑰匙長得有點像的鑰匙?

是上林苑標配的鑰匙。

「???!!!!!!!!!!!!!!!!!!!!!!!!!!!!」

 

大家都不知道。

方銳在記者招待會上安靜沉默不是為了林敬言的退役沉默。

是為了上林苑的鑰匙沉默。

 

--END

20 May 2017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