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大神一退役就被綁架了怎麼辦啊老闆娘126-135

*段子體,好久沒打韓葉了,OOC可能有
*超‧自我流ABO,但不特別標註屬性,有需要的時候才會特別打出來
*主韓葉,後面可能會有喻黃雙花林方方王,小心避雷
*其實只是想讓韓葉養包子順便讓葉修被打屁股的日常
**逼近期末時間比乳溝還難擠

126.
韓文清的父親和他很像。
這是葉修一進韓家的第一個想法。
127.
「小葉啊,辛苦了,坐坐坐。」
韓母爽朗的笑笑,擺擺手讓他們坐著,推拒了葉修想走上前的動作,「手裡還抱著小孩呢,坐下坐下。」
小湯圓黑亮的大眼和葉修對視,然後咯咯的笑起來,葉修於是坐下。
「沾了妳的光啊。」葉修點點湯圓的鼻子,換來湯圓更加清脆的笑聲。
128.
「文清都跟我們說了,真是辛苦你了,身體怎麼樣?」韓母一邊幫著佈菜,一邊笑盈盈的問著,話裡純粹的關心讓人很受用。
「謝謝伯母,身體沒事。」葉修笑著點點頭,奇異的感覺到並不緊張。
129.
昨天秉持著過來人經驗可能有用的想法去問方銳張佳樂黃少天……
「老林他爸一見面罵了我一頓。」
……聽說是因為方銳拐著林敬言在家門口親一個結果被林爸爸抓個正著,特別特別正直的林爸爸看見媳婦兒第一件事就是唸到他耳朵長繭,嚇得方銳一年不敢去。
「唔……大孫他爸媽表情挺複雜。」
……因為張佳樂幸運e體質發作,這兩個人又是飛機誤點又是狂風暴雨又是計程車拋錨然後硬生生折騰了不止一倍的時間才從Q市回到K市。
「我們吃得很愉快聊得也很愉快啊,但是隊長的媽媽最後好像很不想跟我聊天叫我們安心打比賽想到再回來沒事不用打電話沒關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但隊長說沒事應該是沒事吧。」
……嗯,他覺得喻家雙親的耳朵一定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傷害。葉修就回了一句,「嫌你吵吧。」
「你妹!我說老葉你這是有求於人的態度嗎你ajjjnakandjccjdk」
看來是被喻文州抓走了。
葉修關了QQ,嘆大氣。
130.
但實際來了……其實也沒什麼,就像是在跟放大版的老韓還有話多了點的老韓吃飯嘛。
不過也有很大可能是看在湯圓的面子上放他一馬吧……
葉修低頭看了看玩著他衣領的湯圓,然後馬上被熱情的小護身符獻吻。
131.
韓文清撈過小湯圓,「別顧著玩,吃飯。」
「是——」葉修這聲是拉得又長又軟,換來韓母打趣的笑笑,回過神來不由得有些尷尬。
這場景每天都會發生,習慣成自然都忘了還有人在。
換了個人小湯圓也還是很賞臉,蹭著韓文清咬奶嘴,只要一跟爸爸對上視線就能樂上半天。
132.
「真夠乖的,和文清小時候特別像。」婉拒了葉修想幫忙的建議洗著碗的韓母看著韓文清抱著湯圓餵牛奶,不由得笑得更深。
幫著將東西收到廚房的葉修看了過去,唇角勾起,「老……呃,文清小時候?」嘴巴裡的文清兩個字怎麼叫怎麼不習慣,葉修不自在的抿嘴。
「跟小湯圓一樣,不哭不鬧,要哭了也只會是尿布濕了要不就肚子餓了。」韓母露出懷念的表情,「誰知長大後個性這麼拗,堅持了就一路走到底,半點小時候乖巧軟糯的樣子都沒有呢。」
乖巧軟糯?韓文清?
葉修真是沒法把這兩個詞擺一起,想像了下……嗯,還是別想了。
「當初打遊戲要組戰隊還和他爸爸吵了一架呢。」韓母笑笑,「小葉也是吧?」
「嗯……」葉修心虛的應了聲。
他是能說自己離家出走了嗎?
「你倆的事文清都跟我們說了,beta也沒什麼,你們過得開心就好。」韓母溫柔的說著,「他們老韓家的人,特別長情。老韓一輩子就我一個,文清像他爸爸,自己的孩子自己看到大的,知道他性子……哎說太多了,其實就是小葉能好好待他,他也能好好待你,我們就會放心了。」
葉修張了張口,然後特別鄭重的點頭,「我會的。」
133.
兩人從廚房裡出來時,小湯圓已經換到韓父手上了,興許是多年沒抱孩子,那張和韓文清極像的臉染上侷促,樣子很無措。
「又不是沒抱過孩子,小清不也是你抱到大的嗎。」韓母打趣的問。
「這是閨女能一樣嗎。」韓父低噥,在小湯圓親暱的偎去時驚喜的笑了下,冷肅的五官一下溫柔起來。
這畫面看上去異常溫馨。
134.
韓文清家這兒以比葉修想像中更好的方式過關了,在和韓父韓母討論到小湯圓的照顧時,兩人也義不容辭的說著可以幫忙,最後韓文請和葉修決定和葉家父母討論看看輪換的方法。
「所以你爸媽同意你繼續?」
「嗯。世邀賽後我爸態度就沒那麼抵觸了,說了隨我。」葉修抱著小湯圓小心的跟著韓文清上樓,「不過退役不是喊喊而已,估計就在興欣打打BOSS、弄弄裝備吧,出賽就算了,再玩一次退役又回來,張佳樂第一個打死我,我一回來他五亞是沒跑了。」
韓文清睨他,「笑話。」
「老韓你這話就不對了,我可是拿過五個冠軍的人啊,這話哪裡可笑了你說說。」
韓文清嗤了聲,「進來吧。」
「嘖嘖老韓的閨房呢,拍下來不知道能賣多少錢。」
「無聊。」
135.
「你放心了吧?」
站在兩人後頭的韓母對著韓父說。
韓父看著韓文清小心的護著小湯圓和葉修上階梯,說話的同時一邊顧著葉修;葉修抱著小湯圓和韓文清調笑、一邊喊著老韓老韓小心腳啊摔下來我和小湯圓會被你壓死的樣子,笑了起來,點點頭。
「嗯,放心了。」
這兩個人,肯定能好好的走下去的。

-----------
待我期末後回來趕進度(下跪

13 Jun 2017
 
评论(2)
 
热度(76)